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深度报道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深度报道

时常萦怀三件小事

发布时间:2015-05-07

葛耀华

其一  叶婷婷唱歌

叶婷婷朗诵演讲声音好,歌唱得更好。

2009年,中远广东地区的四家单位联合举办国庆六十年演出,其中就有叶婷婷的独唱节目。那天晚上,我们一行数十人风风火火赶往广州,由于堵车,抵达时已临近演出时间。于是赶紧化妆、清嗓、走台、上场。忙乱中有人叫道:“叶婷婷呢?”大家回神一想:她好像没和大家一起来呀。领队急了,打电话一问,叶婷婷还在路上!无奈,只好和主办方交涉,推迟一下她的节目。

叶婷婷终于赶到。只见她满脸汗水,面色憔悴,气喘吁吁地一边更衣一边道歉。细问,她才说:因近日加班劳累,今天突然高烧39度,咽喉发炎,讲话都很吃力,打完点滴才匆忙赶来的。领队问她:“这样子还能唱吗?”叶婷婷答:“听从领导安排。”领队将情况汇报给主办方,答复是:国庆献歌,不是比赛。歌手带病演唱,更应该鼓励。

叶婷婷上台了。静静的,她先向观众表示了歉意,而后轻轻咳了一声。乐声响起,她献上一曲《我爱你,塞北的雪》。那歌声有些低徊,略带喑哑,听之别有一番味道。一曲终了,得到的是轰鸣的掌声!

叶婷婷后来说:那是她唱歌唱得最差的一次。

我们说:那是婷婷唱歌效果最好的一次。

因为,那天她唱歌用的不仅仅是嗓子。

其二  郑国静醉酒

 郑国静船长有酒量,但在船上极少饮酒,他说怕酒后误事。

2011年,中远组织先进人物巡回报告,郑国静以优秀船长身份参加活动,其感人事迹令听众无不激动,特别是当过船员、做过船长的人。活动结束,集团总公司安排晚宴招待报告团的成员,集团领导也出席了。席间,同是船长资历的集团领导与郑国静相谈甚欢,可谓同行见同行,杯酒话衷肠。举杯时,领导忽问郑船长喜欢喝茅台还是五粮液。郑国静迟疑间,身边同事插话:茅台可以么?领导即刻答道:当然可以!好酒理应敬好汉,听说郑船长在船上不喝酒,今天请你喝个痛快。来,上茅台!

推杯换盏之间,相互已无上下级的区别了,有的只是暖融融的话语,暖融融的心曲。谈事业,谈家庭,谈友情,谈亲情,谈甘苦,谈得失,谈昨天,谈将来……谈得面红耳热,谈得畅快淋漓。

一向少言寡语的郑国静,那晚不知说了多少话。

自称海量的郑国静,那晚有些醉意朦胧了。

事过之后他说:得遇理解、体恤船员的领导,醉酒值得,辛苦也值得。

其三  葛耀华讲课

相比前两件事,这件事有点儿尴尬,也带点儿风险。

2012年,公司指派临近退休的葛耀华到广州船员基地给培训的船员讲课,课题是企业文化。

老葛深知,经过数年来的宣传与渗透,船员们对于企业文化早已熟知,无需再讲。碍于使命,也只好硬着头皮班门弄斧,不过总觉得有点儿心虚。如果听课的是船长、轮机长还好一些,因为他们无论年龄、资历或身份、修养,都不至于为难自己。如果是新毕业的驾驶员、轮机员也没问题,初出茅庐懵懵懂懂的他们即使不爱听,也不敢贸然造次。可怕的是另一个群体,而这个群体恰恰让老葛撞上了。

授课对象是大副、大管轮。这些人年富力强,业务经验、技术水平和工作能力都十分了得,是船员队伍的中坚力量。但比之于船长、轮机长,他们的血气与热情又显得过于躁动喷张了一些;而比之于三副、三管轮和实习生,他们阅历丰富,对船舶、对公司的情况也显然明了许多。给这些人讲课,老葛岂止心虚,简直有点儿发毛。

果然如此。老葛尚未开口,下面先开口了:您别讲了,还是回去做点实事吧。更有趁机起哄者:什么时候给我们涨工资啊?我们何时才能回家呀?场面霎那间僵住了。好在老葛有两年船员的经历,加上已届花甲的岁数,还不至于狼狈而逃。听罢一番吵嚷,他喝了口水,也请大家喝点儿水,而后慢慢说道:今天老葛甘拜下风,课不讲了,回去听凭公司处置。但是,既然来了,就该有点儿收获。这样吧,今天就听听诸位的高见,我以老船员的身份和大家随意交流一番,如何?话音落处,课堂静下来了。接着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会儿,一位大副首先发言。开始,他言辞也很激烈,语气充满了火药味儿,讲着讲着,就慢慢平息下来。逐渐地,他从船员的甘苦到公司的管理,从船员的待遇到船员市场的现状,从香远的历史到重组后的今天,讲得头头是道,入情入理,其间,流露着他对远洋事业的热爱、对公司的依恋、对工作的尽职以及内心的苦衷、委屈和埋怨。听罢,老葛没有感到他在发牢骚诉不平,而是深深体会到一名普通船员炽热滚烫的心怀。其他船员也被感染了,纷纷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话语间充满了渴求与希望。课结束了,相互握手告别。

回到公司,老葛如实汇报了情况。

后来,公司出台了一系列利于船员队伍建设的举措,包括调整船员工资待遇,当然,与那次讲课事件可能是巧合。无巧不成书么。

再后来,老葛退休了。退休后,还有那次讲课时的船员和他密切联系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