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深度报道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深度报道

那船、那人、那事

发布时间:2015-05-07

王忠江

在香远近60年的历史长河中,有一位香港航运/深圳远洋审计监督事业的创立者,那就是刚刚荣休的审计监督部财务审计经理黄凤仪。如果只用一个词来形容他,那就是沉稳。黄凤仪的沉稳就像船舵一样保障了船舶的安全航行,保障了香港航运的审计监督工作稳稳当当。

中流击水

黄凤仪,大连海院毕业,下过乡、插过队,下乡的时候还在渔船上打了两年渔。深知航海艰辛的他,为了追求心中的那抹蓝以及属于当时的那份荣耀,在经历了高考和层层政审后终于进入了梦想中的大学校园。

19786月,以优异成绩从大连海运学院轮机管理专业毕业的他,被分配到了广州远洋。从见习轮机员到轮机长,在船上风风雨雨13载。13年的海上生活伴随着艰辛与孤独,也充满了激情与挑战。在那13年里,有他太多的回忆,至今很多事情历历在目,他给我们讲了几件印象特别深刻的事情……

   船舶还航行在南中国海上,糟糕的天气折磨着船员们的神经,船舶晃动造成的身体不适加上精神上的压抑,每个人都身心俱疲。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在房间听着窗外呼啸的风声、海浪拍打船壳声、甲板撕裂般的嘎嘎声,更加令人抓狂。

时任二管轮的他深知责任重大,因为在这样的天气中船舶很容易发生事故,所以他比平时更加频繁地巡逻机舱、检查机器运转情况、记录机器运行数据,以确保机器的正常运行。轮机长安排了一名见习轮机员跟他值班,对这位见习轮机员来说,这样的阵势是头一遭遇到。虽然他给这位见习生介绍了好多经验,但是机舱中尤显得恐怖的巨大海浪拍底的声音,还是把实习生吓坏了。那日凌晨3点左右,突然一阵巨大的声响从头顶传来,迷迷糊糊的实习生还以为机器出了什么故障,一紧张就想把主机拉停。说时迟,那时快,在他身边的黄凤仪扫了一眼仪表盘中的数据,一把把实习生的手打开了,并告诉他不要轻易乱动。在检查了各机器之后,确信了那声巨响不是机舱机器的原因造成的。后来经查找发现,是烟囱里面一个叶窗被大风吹落,巨大的声响通过烟囱通道传到机舱,让见习生误认为了是机器故障。多亏了他当时的果敢,避免了船舶可能倾覆的危险。因为船舶在失去动力时很容易打横,就会造成船毁人亡的灾难。

上世纪90年代,时值两伊战争期间,黄凤仪所在的船舶正运送一批货物,目的港正是战火纷飞的波斯湾。偶尔划过夜空的炮弹呼啸着冲向对岸,穿梭于隆隆炮火声中的众船员个个心惊胆战,在那种情况下,船舶在白天是不敢航行的。

有一天晚上,机舱的内部电话突然响起,据说是驾驶台的值班人员发现海面上有不明物体,怀疑是水雷,要求机舱人员做好机器的检查,确保机器正常运转。突如其来的情况,使得全船人已紧绷的神经更加紧张。虽然后来看清楚那是海里的漂浮物,但是紧张压抑的气氛一点也没有得到缓解。为了能让大家有所放松,当时身为大管轮的黄凤仪也教大家要苦中作乐,他跟大伙开玩笑说,“这难得的景象不是谁都能看到的呢,咱就当他们是在放烟花好了,虽然这里的烟花没有咱们家里的好看。看累了就去睡觉,我昨天还和周公下棋呢,醒了之后还挺高兴,我把他给赢了,他还非得把女儿嫁给我,嘿嘿”。

在两伊战争期间,非交战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被击沉击毁船只90艘,击伤546艘,另有90艘被困于阿拉伯河,大部分损坏。可以想象,当时波斯湾是多么的危险,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船员弟兄们冒着生命危险,出色完成了一次又一次任务,为中远的发展、祖国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那一年他30岁。

“学英语,教比学的好”

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化,19751976这两年有一大批复员海军被分配到了船上。由于业务能力强,英语相对较好,黄凤仪被安排去培训这些复员军人的轮机知识和英语基础。轮机知识自不必说,已成为工作能手的他对自己的业务知识早已了然于胸,然而授课英语,对他来说还是头一遭。高度的责任感促使着他对所要讲的英语基础精心准备,每次上课前都会把所讲内容彻底搞清楚、弄明白,以防教错别人。

这一次的教学培训,让他自己有了很大收获。由于要提前备课,所以一些单词、发音等需要他反复练习,无形中他自己的英语水平就有了一个质的飞跃,这也称得上是一个好的学习方法了。学习的时候,站在老师的角度,想象着学生应该要掌握的要点,用备课的方式去学,最终达到学习的目的。而我们在平时不一定都有机会做老师培训新人,但是同事之间多交流共享无疑也能起到相同的作用。

“十年外派,十年幸福。很辛苦,很幸福”

由于专业技术水平高,英语突出,黄凤仪19903月被调岸工作。先后在广州远洋公司船技处、班轮部和船员公司任职(任总助),后因工作需要,1994年被中远集团任命派驻中远欧洲公司汉远技术中心,任技术经理并代理欧洲地区机务总监工作;1998年至2005年被集团派驻中远美洲公司远华技术中心任技术总经理、公司总经理并代理美洲地区机务总监工作。十年间,一台电脑、一部手机、一张信用卡伴他走遍了欧洲、美洲各个港口,十年间,累计上船协助PSC检查上千艘,在美洲工作期间,从最初居高不下的PSC高滞留率到20042005年的零滞留,黄凤仪及他的同事们付出了多少,其中不言自明。

还记得我们公司有船舶获得美国海岸警卫队颁发的“21世纪优质船”么,大家可能会觉得这个奖好“高大上”,然而没有几个人知道,它的名字是黄凤仪给起的。黄凤仪说那应该是2001年,交通部部长黄镇东访问美国,正值美国海岸警卫队开始着手实施“21世纪优质船”新的船舶检查程序,那个时候还没有引入这个名字,黄部长访问后觉得这个新检查程序对我国来美船舶应该是有积极作用的,应该大力宣传一下。然后时任中远美洲公司远华技术中心技术总经理的黄凤仪就被任命负责翻译美国海岸警卫队相关规则并命名。后来就有了21世纪优质船”这个名称,也成就了一段史话。

工作是辛苦的,身体是劳累的,然而偶尔回头看看取得的成绩,觉得很值得。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为中国海运做了贡献,黄凤仪说他十年外派,十年幸福。

你所不了解的审计监督

20062月,已过知天命年纪的黄凤仪被调入香港航运/深圳远洋,奉命创建香远的审计监督部。这对于没有接触过审计监督的他来说无异于摸着石头过河。好在可以借鉴兄弟公司的审计监督材料,晚上学、白天问,碰到不明白的就硬着头皮到处请教。经过一段时间的加班加点,结合香远自身情况进行推敲、反复修改,终于完成了适用于香远的整套审计监督体系。在之后的时间里,又通过集团的指导和外面培训班的培训知识补充,对监督体系逐步进行了完善。借着集团提出管理审计的契机,经过集团对各公司审计监督的融合,起步较晚的香远审计监督真正同其他兄弟公司走到了一起。

内部审计监督,对那个时候的香远是首次引入,所以有的员工不是很理解,各种声音也开始出现,“我们之前做的都好好的,现在还要审我们,这明显的就是不相信我们啊”。不过,在公司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和审计监督部的共同努力下,经过良好的沟通和专业的审计,特别是在发现问题、挽回损失之后,公司各部门都意识到审计监督的必要性。从此审计监督部的工作算是真正平稳的走上了正轨。

据不完全统计,从成立审计监督部到现在,审计监督部人均每年为公司直接挽回有形资产在100万元以上,通过审计发现问题后做出调整而取得的无形效益则不能单纯以数字记了。

“欠家里的太多”

家,是一个温馨的字眼,宝盖头遮住了外面的寒风冷雨,一横三撇是家中人的期盼,向外的两撇是在外的人对家的眺望,一个竖钩把全家人紧紧的系在一起。提起家庭时,严肃的黄凤仪也是不自觉的流露出款款温情,还有深深的歉意。

从参加工作到现在37年有余,在家的时间很少,欠家里的太多。37年中:跑船13年,平均每年能在家4个月;外派10年平均见到家人的时间能有2个月;在香远8年,对于家在外地的黄凤仪来说每年可以回家的时候也只有周末和假期,算算也就差不多只有3个月。这样一算,37年中,也就只有10来年是能和家人在一起的,剩下的只能和家人两地相望。也许那些时候才真正能够读懂“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那轮明月寄思、来日绮床前,寒梅著花未的那朵寒梅思愁、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那九曲回肠

现在到了退休的年龄,虽然公司一再挽留,却也只能婉拒,因为他欠家人的已经还不完了,能做的只有让欠的不再增加。谈及此处,黄凤仪说道。因为做过船员,所以非常了解船员疾苦,烈日、寒风、大风大浪、枯燥都不必说,单单是久未回家的船员在刚进家门听到自己孩子叫叔叔的那份心酸,也值得我们尊敬。他嘱咐我们,要时刻尊重船员,善待船员,如果船员有什么困难,要尽力去帮。

在以前,如果谁能跑船20年,大家就认为这个人是英雄。黄凤仪说自己只跑了13年,不是英雄。然而在我们心中,他就是英雄,就是那个当年执笔在林间,写下角色后,便骑白马翩然而去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