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深度报道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深度报道

大洋有尽头 大爱却无疆

发布时间:2015-05-07

——记公司海务管理部指导船长邹德军

/刘艺惠

在浩瀚的大海上,他曾是一名船舶的总指挥,用娴熟的航海技术战胜海上的风云莫测,在险境中为全船兄弟撑起一片安全的蓝天;在忙碌的机关里,他曾是一名普通的海务工作者,为公司船队的安全工作兢兢业业,和其他海务人在万里海上航线上筑起一道坚固的安全城墙。

2014年的6月,他即将卸下为之操劳了半生的安全重担,回到故土,开始与此前完全不同的、无需时时牵挂的另一种生活。在他退休前夕,在与他短短几个小时的访谈中,我们震撼于他所经历过的航海人生、更感动于他对远洋事业的执着和热忱。他就是公司海务管理部指导船长邹德军。

“如果能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给船上减少一些损失,那又何乐而不为?”

1973年,还是一名下乡青年的邹德军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一生,会与海洋、与船舶结下不解之缘。那一年,这位只有20岁的沈阳小伙参加了全国首届工农兵大学生录取考试。

“当时不允许自己报考学校,只能选择专业,因为自己底子比较薄,我就报了工科。”当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航海这个专业时,邹德军笑着说到。因为他填报了工科,所以很偶然地被分配到航海类专业,经过层层筛选后,他被大连海运学院(现更名为大连海事大学)录取。

对于航海和船只的概念,他当时还比较模糊,只是记得小时候坐过从大连开到烟台的客轮,高大的烟囱冒着滚滚浓烟的场景令他记忆深刻。对知识的渴望和对未来的憧憬,让邹德军倍加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他充分利用大学的时光不断充实自己。那时候本科学制时间还比较短,但是他还是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航海专业的所有课程。

三年的大学时光飞逝而去。1976年毕业后,邹德军被分配到天津远洋,任一水职务。上船的时候,他总是带着许多与航海有关的书籍,一有空闲,就会拿起书本来不断学习,钻研业务,多年来不曾间断。邹德军说,行船万里路,也要读万卷书。他一路从扎实中走来,在狂风大浪中历练,于书香伴读中成长,仅仅用了十年的时间就成为一名远洋船长。不仅练就了一身出色的业务能力,而且沟通能力、管理能力也被同船船员以及岸基管理人员交口称赞。“干船长的时候,我上哪条船,公司领导绝对放心,这条船不会出什么差错!”他颇为自豪地告诉我们。

1993年,根据中远集团的部署,深圳远洋正式成立。成立之初,公司的海务管理力量非常薄弱,急需选拔优秀的船长来补充管理队伍。1997105日,刚从比利时GHENT港下船不久、还没休假几天的邹德军接到一纸调令——调任深圳远洋,从事海务管理工作。邹德军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公司的安排,还没来得及舒缓远洋一路归来的舟车劳顿,简单收拾下行李,马上到公司报到,从此在遥远的南国深圳扎了根。回忆起当时服从调岸的决定,他说:“当时已经做了十多年的船长,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如果能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在机关管理部门发挥出更多的力量,给船上减少一些损失,那又何乐而不为?”

23岁起,他经历了21年的海员生涯,把人生这几十年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献给大海。那一天,他虽然告别了海员生涯,但却以另外一种方式,继续为中远、为远洋事业服务奉献着。间中公司经历了98/08年两次经济危机、03年港深重组,他一直与公司共同进退,见证了公司的变迁与发展。直到今年退休,算起来已有38年了。

汗漫九垓,蓦然回首。悠悠几十载,从此到白头。少时的他偶然结缘航海,却扎根深圳,情定香远。漫漫岁月雕刻下了他对中远、对航海事业的一部热血丹青。

“看到他这种指挥若定的神情,我们所有船员兄弟一下子有了底气”

俗话说,“跑马行船三分险”。航运业自古以来就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邹德军谈及二十多年的航海生涯,所经历的险情自然不少——

1988年,邹德军所在的船舶从烟台开到某海域去卸货。当时海图比较老旧,仍然沿用着20世纪40年代的海图资料,这些海图数据长年未有更新,给船舶的航行安全造成很大的隐患,这也无怪乎险况不期而遇!当轮船按预定的航线上驶入该海域时,轮船船尾吃水6.5米,按照海图显示的数据,这片海域水深是6.5拓(约12米)——远远大于轮船吃水。正常情况下轮船是不会发生搁浅、触礁事故。然而,那日,正在驾驶台的邹德军突然感觉船舶有点晃动,操舵一看,发现没有了舵效,主机的转速也减了下来,他下意识地马上下令停车。经过仔细测量确认,轮船在浅滩上搁浅了。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船舶通讯条件的限制,岸基支持相对单一、迟缓,船上的管理工作有时必须依赖船长一人做出抉择,这相当考验一名船长的综合处理能力。当时船上一片混乱,船员兄弟都很紧张,眼看着轮船进不能进、退也不能退,在茫茫大海上孤立无援,一下子乱了阵脚,不知道怎么办。

“大家不要慌!”面对这一切,邹德军的表现沉着冷静、从容淡定,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他一方面安抚船员兄弟们的情绪,稳定军心,一方面对搁浅范围进行测量计算——他根据潮汐表进行推算,结合搁浅损失的吃水量,预计轮船于第二天0930的潮高下就能自动起浮。同时,他利用单边带电话向公司汇报了船舶的情况,也说明了当时的海图并不可靠,提醒公司其它经过这片海域的船只注意避开。邹德军一步步有条不紊的举动,一下子让全船兄弟吃了一颗定心丸,慌乱的气氛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大家各司其职,听从邹德军的指挥,静静地等待着第二天潮水的到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第二天0930时,潮水如约而至,轮船果然开始动了,“Dead slow ahead!”邹德军轻轻向前挥手喊道。伴着主机的轰鸣声,轮船完好无损地驶离了这片海域。此时在船员兄弟的心中,邹德军俨然就是一位令人钦佩的英雄!

“看到他这种指挥若定的神情,我们所有的船员兄弟一下子有了如此底气。”事后,一位同船的大副回忆道。“宝剑锋从磨励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邹德军这份淡定从容、处理应急事情的能力是在丰富的人生历练中一点点积累起来的。当提起这件事的时候,邹德军只是说了一句,保护船员的生命,是每一位船长的责任!

“只要想到自己也是一名船员,能够为船舶、船员服务,这就是最大的欣慰!”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远的体系建设起步不久,基础比较薄弱,在国内也没有可借鉴的先例。作为负责公司海务监督和体系管理的主管人员,刚到深圳远洋的邹德军面临着很大的挑战。面对这些困难,邹德军没有退却,和另一位老船长一起肩负起建立公司安全管理体系文件的重任。没有专业的培训,他就自学;国内没有先例,他就向国际上借鉴,并将理论跟自已多年在船的工作实际结合起来,还要不断地跟海事局、船舶等方面进行了解协调,一点一滴从零开始,逐步建立起一套适合公司的安全管理体系,其中之艰辛,他历历在目。

“我们在座的这些都是苦命的人,但是我们所做的都是积德行善的事,我们都是大善人。”在2001年中远集团安全生产会上,当时的国家安全生产总局常务委员长副局长闪淳昌在会上说了这样的一句话。这句话一下子就让现场的邹德军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邹德军说,搞安全工作都是幕后的无名英雄,在安全生产第一线上他们始终坚持着三个“零”(无事故、无污染、无人员伤害)。在他们这里,没有华丽的经营业绩,也没有可预估的波罗的海干散货综合运费指数。以“零”为终极目标,这是一种境界,需要放下浮躁,用平心静气的心态地投入到安全工作管理中,日复一日,枕戈待旦,兢兢业业抓安全,为公司的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邹德军起初在搞安全工作时,也有点茫然——自己这么拼命努力,回报只能体现在“零”上,值不值?但只要一想到做好船舶的安全管理工作,就能换来更多船员兄弟家庭的幸福时,他便释然了。多年来他一直用这样的心态去做安全工作,用心跟船员兄弟交流沟通,跟他们做朋友。“搞安全管理的,就必须要调整好自己心态,心态决定态度,态度决定一切。”在教育指导年轻的海务主管时,邹德军这样说到。有了好心态,交流才能畅通,工作才沉得下心来,才能搞好安全工作,得到船员兄弟的认可和尊重。

20101116日,为了加强公司远洋船队海务管理力量,时年已近58岁的邹德军再挑重任,前往香港从事海务管理工作。

“只要想到自己也是开船的,能为船舶、船员服务,这就是最大的欣慰。”临近退休,邹德军终于道出了他心中一直坚持的信念。虽然身不在船上,心却一直关注着船舶。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能多为船员兄弟做点事情,这就是当时他进入机关工作的初衷和期望吧。

大爱,附丽于敬业之心

在访谈的最后,邹德军满怀希望地说,期望有更多的青年坚守好这片蓝色的热土,投身于国家的航海事业。如果没有了船员,谈何公司发展?没有了船员,谈何航运强国?访谈结束了,他自始至终都没谈到自已退休后的打算,因为装在他心中的,永远是那艘冒着黑烟、写着“CHSLOGO的巨轮,在大洋上驰骋,划过一道永不褪去的航迹!

细细追溯邹德军的航海生涯,他对船员兄弟的关爱、对公司的忠诚、对航海事业的热爱……这一切归根结底无非是敬业二字。

因为敬业。邹德军服从调配,从遥远的沈阳来到深圳,对中远始终不离不弃,直到荣休返乡;因为敬业,邹德军在船舶危难之际,挺身而出,化险境于无形;因为敬业,邹德军对船队的安全工作操劳半生,斑白了头发,脸上写满了沧桑。

鲁迅先生曾说:“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而邹德军用大半生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大爱,附丽于敬业之心。

老骥伏枥,凤鸟飞腾。河海有量,大爱无疆。今日邹德军虽然荣休离去,带走了一份对香远永远抹不去的记忆;但是他所留下的这些,正是几十年来香远人所传承的——爱岗敬业精神。我们相信,只要有这股精气神在,就不惧时空流转,或是人员往来,因为它就如同大河一般,定将奔流不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