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深度报道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深度报道

船舶“好管家”

发布时间:2015-05-07

——记机务管理部采购主管陈辅雄

与大海上搏击风浪的水手相比,他还没有做过一天的船员;与机舱里精通机器的轮机员相比,他也许少了些实际操作经验。但是当面对公司近百艘船一封接一封繁复的备件和物料申请单时,他总是能了如指掌、从容不迫。妥善准备好相应的备件和物料并为船舶及时送上,多年来未曾耽搁过船舶正常运营。他就是机务管理部采购主管陈辅雄,公司船队的“好管家”。

陈辅雄,1984年进公司,在香港远洋轮船有限公司下属的一家船舶维修厂(名为“远洋维修厂”)工作,算来在公司已工作了30个年头。据他说,中学毕业后就到香港一家贸易行上班,干了一年,便到了公司远洋维修厂工作,“当时因为年轻吧,觉得这个工作不死板,可以上船或去哪里看看……”问及为什么会来公司上班的时候,他回忆道。那一年他才22岁。

在远洋维修厂,陈主管主要负责报价和开修理单。他不是科班出身,也没有船上工作的经验,对船体结构等专业知识不甚了解。但陈主管坚信勤能补拙,白天,有船修理的时候,他抓住机会就拼命地学习;晚上,弄来几本专业书本,灯火彻夜通明。就这样,昔日的门外汉,不久便渐渐上了道,并且热爱上这份工作,一干就是11个年头。

1995年,正值香港远洋轮船有限公司和益丰船务企业有限公司合并成立中远(香港)航运有限公司不久,公司进行业务调整与规划,考虑到当时香港本地人力及维修成本太高,同时公司船舶也慢慢转移到航运产业日益发达、成本又相对低廉的大陆进行修理,远洋维修厂也就在公司的总体规划下走到了终点。

船厂关闭后,公司对其员工因材重新分配,陈辅雄被分配到当时刚合并的机务管理部,任备件采购主管。有了之前十多年的采购管理经验,此时的工作已难不倒他。合并后,公司船舶数量大幅增加,船名又多又杂,很不容易记住,他就寻找规律,一一对应,最终将船名、船型记得滚瓜烂熟;对不了解的备件,他就对着图纸一遍一遍去琢磨,直到能在脑海中描摹出一艘船舶备件间的完整模样。

天道酬勤,世间万事从来都是如此。早期的机务管理部分工很细,在备件管理方面,当时有一位员工专门负责统计每艘船上备件的存放种类和数量。后来这位员工退休了,陈主管就主动把这部分工作接过来。可以想象得到,至今对电脑操作还不是很熟练的他,当时面临着怎样的困难——公司60多艘船上的备件清单,不仅包含了备件名称、数量、型号等数据,而且还要定期根据船上发回的报告进行更新。那段时间,加班熬夜成了常态,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他不仅做到了,还做好了,接触这项工作没多久,他整个人就成了一个活的“数据库”,对于船上没必要重复申请的备件,甚至连在船船员都有可能记不清的备件,他都能清晰地回想起来,并向船上说明,这样一来就避免了备件供应的浪费,为公司节省下可观的采购成本支出。

时间来到了200371,香港航运与深圳远洋进行重组,成立了新的中远(香港)航运有限公司。作为此次重组的见证者之一,他随机务管理部一起迁往深圳,从狮子山跨过深圳河,朝迎晨曦,夕踩晚霞,日复一日,穿行于拥挤的地铁和关口。2012年,他同时兼任采购处备件和物料主管,真正成为了一名船舶“管家”。“细心、谨慎”是同事们对他的评价,的确,在陈主管这里,至今还没有船舶因为紧急备件的供应问题而影响正常开航的。

访谈慢慢接近尾声,自始自终,他的脸上一直挂着稍带腼腆的笑容。在一段段夹杂着粤语腔的“广东普通话中,我们好像又听到了几十年前修船厂早晨开工后的电焊声、敲击声……这些最初的声音在岁月的洗礼下穿越时空,化作了他对一份工作、一个公司的执着热爱。彼时,他还是一个翩翩少年,如今都已过知天命之年。闭上眼睛,时间好像依然定格在曾经的某刻——一个人、一条路、一个公司,在郁郁苍翠的狮子山下,在流淌不息的深圳河畔。但是他的故事还在继续……

在陈主管叙述的这些平实片断中,我曾想能在其中捕捉到纵横河海的慷慨激昂,或者发生险情时的指点江山,好来点缀这几十年的人和事。然而当细细品味着这段平淡如水的经历时方才知道,在这片热土上,数十年如一日工作于此的人,不是时间的沉淀让他变得淡定从容,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喜欢这个行业,所以一直行动在路上。想起汪国真说过: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他用漫长的时光诠释了对这份职业的热爱与坚守。

岁月匆匆,此心依旧。因为心中热爱,所以执着坚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