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深度报道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深度报道

一名实习政委的首航日志

发布时间:2015-05-07

/优良轮实习政委   

我是香港航运/深圳远洋去年从海军自主择业军转干部中招聘的船舶政委,2014929日,我终于开始了优良轮上的实习生活。

第一天      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

我和接班的彭船长一同从深圳妈湾港上船。从宾馆到港口的途中,乐观、幽默的船长给了我很好的印象,在和他的交谈中得知,优良轮虽然是一艘老船,但是目前正在勇创一级,争取成为公司标兵船舶。我和他是同龄人,只不过之前我当了20多年的兵,他跑了20来年的船,以前在公司先进船舶鹏情轮上任过职。能和这么一名专业素质高超的船长同船,并且是在这样一条具有特殊意义的船,我在暗自庆幸的同时也不免有了一些压力。

很快就到了妈湾港4号门,没多远就看到了将在未来陪我渡过8个月时间的伙伴——优良轮,此时她正在进行紧张的卸货作业。因为我任实习政委兼大台,所以一登轮我就直奔chief steward的房间进行交接工作,大台老黄是个内敛的人,话不多,带着我在生活区上上下下跑了三趟,细心地告诉我未来几个月的工作--三个仓库、两层甲板、两个活动室、船长、政委、轮机长及引水房间的卫生等,无不交待得井井有条,我则拿纸笔记得不亦乐乎。

很快到了晚饭时间,船上实行自助餐,菜品很丰富,摆台、盛汤、擦桌子、洗碗……紧张而忙碌。一天下来,我不免自嘲:看来我这一辈子就是洗碗的命,在家伺候老婆孩子、上船为兄弟们服务!想到这里,忍不住掏出手机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这几个月干下来,洗碗的功夫怎么也得进入“黑带9段”。

第二天      作息时间表

早上6点到10点是大台一天中最忙的时间,饭前准备、饭后收拾、打扫卫生,就这三项工作就能让你脚不沾地。然后又是午饭、晚饭的各种准备工作,直到晚1830后才能闲下来。雨果说法国人“不是在咖啡店就是在去咖啡店的路上”,那我就“不是在吃饭就是在准备吃饭”。

晚上我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发了这样的一日作息时间表:

0600起床;0610分饭、摆台、拖地;0650吃早餐;0710打扫船长、政委、轮机长、大副房间;0800洗碗;0930帮厨;1000煮饭;1110分饭、摆台;1130吃午餐;1200洗碗;1530帮厨;1600煮饭;1650分饭、摆台;1700吃晚餐;1800洗碗;2100 睡觉

另:高级船员房间床单每月清洗两次

我从17岁开始当兵,一直干到20133月由副团转业,虽然随着职务的升迁,平时的工作由“劳力”变成了“劳心”,但是在新兵连抢扫把的一幕幕还历历在目。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我还还不到40岁,就让我再当一次新兵吧。师父吴政委给我做门卡,问我卡上写句什么格言,我想想说道,就写“挑战第二次人生巅峰”吧!

第六天      开航

卸货很快就结束了。

104,船长在晚餐时宣布晚上起航前往曹妃甸装货,同时通知船舶预计到台湾海峡时有89级大风,这让我心里有点犯嘀咕,我多年久未出海,当年服役的舰艇只有1000吨左右,遇到大风早就停航避风了,但毕竟现在这是几万吨的货轮,抗风能力肯定是没问题的。

晚上2000,广播中传来了“前后甲板准备”的口令,我随即跟着吴政委到尾甲板学习带缆操车,看着尾缆、倒缆一根根解开,刚刚有点熟悉的妈湾港渐行渐远。我不禁感慨,海员的生活不就是如此吗,分别是为了下一次的相聚!人生不也是这样的吗?

第八、九天  台湾海峡

经过一天平静的航行后,我们进入了台湾海峡。这一湾浅浅的海峡,是我当年梦想通过而一直无缘实现的,仿佛海神知道我的想法,为了给我弥补这一遗憾,大海展现了她狂暴的一面。

但是,我晕船了。

疲倦犯困、食欲不振、恶心……种种不适接踵而至,20年前我是有名的“船动我不动、我动船不动”,而以前经验教训告诉我——一定要吃饭,尽量不要吐,否则很容易形成条件反射。摆在我面前一个更大的难题是饭后洗碗,脚下好像踩着棉花团,五脏六腑、七上八下,再看着一池飘着食物残渣、摇晃旋转、散发着洗涤剂味道的热水,肚子里的东西随时可能呼之欲出!每一顿饭我都提前摆好台,匆匆吃完两口就回了房间,等上一个小时再回去收拾残局。而这次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居然已经窗明几净了,可爱的彭大厨已经帮我收拾得整整齐齐的。

晚上吴政委到我房间,我们谈起晕船的问题,他说这个无药可治,只能靠意志力来克服,我暗自惭愧,谁英雄谁好汉,克服晕船比比看!

7号吃完早饭后,我强忍着不适到船长房间打扫卫生,一进门就见他的床铺依旧同昨天我整理过的一样,一动也没有动过--船长居然连续在驾驶台保驾护航了两天多!从上面下来,看见住我隔壁的水头老刘正哼着小调一板一眼地给房间的地板刷油漆,身体随着船体的摇动一会晃到左边,一会晃到右边。原来由于风浪大,甲板部暂时休息,他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整整内务。他们这些老师傅身上还真有不少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晚上,鬼使神差般的不知从哪飘来一丝信号,手机响了,一看是两条短信,一条是老婆的:十分想念!保重!另一条是老爸的,想必这两天和我联系不上,他们也在暗暗担心,这个时尚的老头子肯定从船讯网上查到了我轮目前的船位,给我寄诗一首:海峡无风三尺浪,风来掀起浪滔天。而今我欲从此过,不畏风浪斗龙仙!我不禁想起那句歌词:我不能随波浮沉,只为那挚爱的亲人,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挚爱眼神!

短短的台湾海峡,我们顶风顶浪,时速4节,走了整整两天一晚。

第十二天  大厨扭了腰

船一直北上,可能是风浪小了,也可能是坚忍的意志力取得了胜利,这两天的状态居然一天比一天好,如果说前两天战斗力减半的话,那今天至少已经恢复到了90%,池里的洗碗水、甲板上的油漆味也不再刺激我的神经,甚至在洗碗时还会忍不住哼上一曲军歌。

不过,早上来到厨房,看见大厨斜着身子,一手叉腰,面带痛苦地在炸油饼。“咋了?”“昨晚到菜库整理菜,不小心闪了腰。”顿时自责之心涌上我的心头,这几天不光没给他帮多少忙,相反还让他给我洗了好几顿的碗盘,他毕竟也是40多岁的人了,干起活来还像小伙子一样拼命有劲。

海员的工作环境很恶劣。高温、高湿、高盐,摇晃、震动、噪音,还有单调、枯燥、思念亲人……这哪一条都够人喝一壶的,而海员却集这“万千宠爱于一身”,同时还要高标准地完成高强度的工作。我不能不骄傲地说,当过海员的男人绝对是真正的男人!我似乎明白了公司让我们兼任大台的良苦用心,不补上新兵这一课怎么能成为一名合格政委!

香港航运之所以能在国际航运市场持续低迷、竞争压力空前巨大的恶劣环境中勇立潮头,我想续航力就来自驾驶台上船长那布满血丝的双眼、水头那一刷刷的油漆、大厨强忍病痛炸出的一个个油饼中……

第十三天……

10112300,我们的“优良”缓缓靠上曹妃甸首钢码头,我的首航顺利结束,但这只是刚走完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我将与CHS这艘大船一起,乘风破浪,再创辉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