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深度报道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深度报道

点亮生命的暖阳

发布时间:2015-05-07

——香港航运紧急救助永泰轮患病船员

/甄颖琳

黄鑫锋,香港航运永泰轮上一位普普通通的二水,20岁出头,瘦小精干,话不多,但见人都以笑施礼,苦活累活抢着干,一说起他,同船兄弟们都会纷纷竖起大拇指。2014121-28日,中国传统新春佳节前的一周,对黄鑫锋来说注定是毕生难忘的一周——几日之间,他在生死之间经历了一劫,是诸多不同身份、不同国籍的人们夜以继日地与时间赛跑,将他拉回到生命之路上。

当地时间120日中午,北京时间121日凌晨,永泰轮正平稳地沿着美国西海岸向南航行前往巴拿马。此时,黄鑫锋报告船舶领导,说他腹痛难忍,请求药物治疗;而这时,他已经默默忍受了3天的疼痛煎熬,老实本分的他本不想给大家添麻烦,直到疼得实在直不起身,才把病情讲了出来。二副立刻给黄鑫锋服用了消炎药,但经过一天的用药观察,黄鑫锋的疼痛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愈发剧烈。220929时(北京时间,下同),船长罗泽明当即通过电邮将情况报告给公司调配主管伍金明、陈懿。

这一消息迅速被逐级上报,引起了公司各级管理人员的高度重视。公司陈新川副总经理(主持工作)立刻下达指示:“生命永远是第一位,必须尽全力采取一切措施救助船员!”随即,船员管理部林传斌总经理带领部门同事展开了一系列紧急处置——第一时间去电永泰轮,详细了解黄鑫锋的病况后,要求罗船长直接与广州华侨医院联系,将黄鑫锋的第一手情况向医生反映,寻求医疗指导,力争得到最正确的病情诊断;要求船上安排专人照顾黄鑫锋,定时将他的最新情况报回公司;同时,请罗船长尽快报告目前的船位、最近港口的距离和预计抵达时间……

挂了电话,伍金明箭步奔至海务管理部,与海务管理部孙密总经理、刘洪路船长一同研究永泰轮航线附近的港口、船位,商定永泰轮可以紧急靠泊的港口,为船舶万一采取弯航计划做好筹备。果然,在罗船长电话征求了华侨医院的意见后,医生认为黄鑫锋的种种症状极有可能是急性阑尾炎所致,强烈建议永泰轮将他就近送医,进行手术治疗!1143时,罗船长当机立断,决定弯航至就近港口,安排黄鑫锋紧急下地进行手术,并将此决定报告公司。

得知情况,伍金明和孙密、刘洪路一边为船舶弯航提供一切需要的岸基支持,一边联系美国海岸警卫队和墨西哥沿岸医疗救助组织,请求对方直升机支援病员救助。1305时,这边厢正在与救援组织通过越洋电话紧急沟通,大洋彼端,永泰轮已从既定航线弯航,向着距离船舶最近的港口——墨西哥SALINA CRUZ港进发。与此同时,华侨医院的医生给出了详细的用药建议,二副遵医嘱,每隔六小时为黄鑫锋定时喂药,政委也安排了人手不时地去房间照顾黄鑫锋。黄鑫锋的体温时有上升,亦无法下地行走,但有赖用药及时准确,病情得到了一定的控制。

1508时,美国海岸警卫队去电永泰轮,详细询问了黄鑫锋的病况,随后,他们通知墨西哥搜救协调中心负责具体援助,后者立即着手制定救助计划。

然而,仿佛正应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句老话,船内黄鑫锋正病痛缠身,船外海面又风云突变——永泰轮转向航行才2个小时,就遇到6-7级的东北风,船舶剧烈地颠簸,加上强流,船速只有4-5节,可以说“举步维艰”……而船上的大伙儿依然锲而不舍,艰难地朝着生命的港口进发!

时针不知不觉已跨过23日零点,恶劣的天气、颠簸的船身,让黄鑫锋的疼痛更加剧烈,在病榻上辗转难眠,甚至痛出了眼泪……送岸救治已经刻不容缓!对于永泰轮每一位船员、公司每一位管船人员、大洋彼岸每一位救助人员来说,这都是一个无眠之夜。心急如焚,争分夺秒,他们为黄鑫锋共同筑起一道捍卫生命的城墙——

0540时,墨西哥搜救协调中心综合考虑了天气情况和直升机的飞行能力等诸多因素,几经协调接船港口,最后要求永泰轮改航墨西哥CHIAPAS港,由CHIAPAS海军基地安排直升机,前往距该港150-180海里附近的海域与永泰轮会合。罗船长接电后,迅即报告了伍金明和陈懿,一直等待在电话旁的他们立刻指示罗船长,根据体系文件要求,做好直升机降落以及病员上飞机的各项准备工作,这期间必须杜绝一切安全事故,保证顺利将黄鑫锋送上岸。

生命正在与时间赛跑!这一天,永泰轮在恶劣的海况中颠簸摇曳,艰难前行;这一天,公司陈新川副总经理(主持工作)叮嘱船员管理部不计一切代价,千方百计保证船员尽早上岸治疗,赖奕光副总经理拜托永泰轮的船员兄弟们,既要照顾好黄鑫锋的病况,也要帮助他坚定战胜病痛的信心,管清辉副总经理、曹春景副总经理数次向调配员们询问救助的具体进展情况,要求尽全力做好病员送岸的一切岸基支持工作;这一天,船员管理部、海务管理部、巴拿马型船部、法律商务部等部门的相关人员不断与救助各方进行协调;这一天,CHIAPAS海军基地的一架军用直升机整装待命,时刻准备起飞与永泰轮会合;这一天,墨西哥搜救协调中心指定了一名随机医生,在飞机到达前,医生数次向罗船长致电,询问黄鑫锋的病情,不间断地指导用药以及护理措施……

2000时,历经34小时的奋战,船舶终于渐渐驶入直升机的救助区域,一架墨西哥军用直升机闪烁着红色的灯光,盘旋于永泰轮的上空。驾驶台上的船长和实习船长,正在用英语同飞机驾驶人员核对着船位及有关着陆信息;2007时,直升机安全降落在永泰轮NO.3号舱盖上,两名威武严整的墨西哥军人急速跳下,小跑来到甲板,在同大副进行简短的交流后,他们搀扶着黄鑫锋,小心翼翼地登上直升机;2010时,直升机迅急加速,飞往当地救治医院……

黄鑫锋入院后,经检查,被确诊为急性阑尾炎。医生说,船上用药相当正确,及时稳定住了他的病情。即使是这样,黄鑫锋的阑尾囊肿也已经非常严重,濒临坏疽穿孔的临界点,倘若再晚来半天,一经穿孔,就会产生腹膜炎、腹腔积液等种种并发症,极有可能会危及生命。那时,就不仅仅是做一个手术可以解决的病症了……正可谓“有惊无险”,得知医生的诊断,大家都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悬了几日的巨石这才落了地。

在公司委托代理的协调之下,黄鑫锋的手术于23日当晚顺利进行,经过4日的休养,黄鑫锋于27日康复出院,他的主治医生确认说,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可以进行长途旅行了。   

墨西哥当地通用语言为西班牙语,我们与当地人员沟通起来并不顺畅。对此,陈懿是想尽了办法,终于在28日通过黄鑫锋入住的宾馆联系到了他。陈懿关切地询问黄鑫锋的身体恢复情况,并将公司上下以及永泰轮全体船友的问候转达给了他。同时,还带给了黄鑫锋一个“新年惊喜”——公司已经帮他订好了回程的机票。CHIAPAS港、墨西哥城、阿姆斯特丹、上海、厦门……一路辗转飞行之后,黄鑫锋的派员单位会驱车将他送回泉州老家,他可以赶在农历大年三十和家人团聚一堂,吃一桌热腾腾的年夜饭了……

接到电话的黄鑫锋感动不已,他说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公司和船舶上上下下、以及这么多组织机构,会不分昼夜、不计代价为他这名初登香远船舶的普通船员奔波劳碌,最后还全程护送他回到家乡,对于这一路帮助他的人们,黄鑫锋表示了深深的感激。他说,再生之恩,没齿难忘。

永泰轮全体船员也向公司发来了感谢信,信中说:“千言万语使感动的泪水化成一条线——一条心连心的线,一条传递‘爱’的线。原来,公司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我们奋战在一线的船员兄弟;牵挂着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

黄鑫锋的父亲说起这次救助,已是几近哽咽。朴实本分的他觉得,这是儿子第一次踏上远洋船舶,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给公司、给船舶都添了不少麻烦,可公司依然把儿子的生命摆在了第一位,不仅周密地安排了送医、手术、回乡、接机种种事宜,而且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公司和派员单位还一路将黄鑫锋的就医情况、返乡动态一一电话转达给家中的父母。黄父不断地叮嘱儿子,要知恩图报,以后无论在哪艘船舶、哪个岗位上,都要认真工作,不负重恩!

这是2014年的第一个月,华夏万里河山都沉浸在暖冬之中。而在遥远的太平洋彼岸,一位船员的生命在危急之际得以及时挽救,从香港航运的领导到每一位管船人员、每一位永泰轮的船员、再到参与救助的每一位国际友人……是这么多人几日来不眠不休的共同努力,为黄鑫锋点亮了生命的暖阳。这次救助成为了“以人为本,生命至上”这一理念的最佳诠释。

更多